返回首页 设为首页
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新闻资讯 » 新闻资讯 » 正文
周某表态不会给网红公司“打工”,人民网、中广协谴责“病态”网红经济公司,无底线炒作该消停了!

浏览次数:232

发表时间:2020-04-23

内容来源:现代广告杂志社


 

SPOTLIGHT

热点聚焦

周某出狱,引网红公司炒作欲签约

 

“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,这辈子不可能打工,做生意又不会做……”

 

多年前的一段“谈笑风生”的受访视频,让因盗窃入狱的男子周某意外走红,其受访片段、形象等,被网友演绎成了各种表情包、歌曲、短视频等形式,流传甚广,周某更是被一些人戏称为“精神领袖”、“窃格瓦拉”

 

最近,周某出狱的消息又让他成为了网友和媒体关注的焦点。

 

一家网红孵化公司,开着跑车来到监狱外等待周某

 

据悉,在周某出狱当天,居然有若干家网红经纪公司派人开着豪车去现场“截”人,更有30多家公司宣称要以200万签约、综合开发、直播提成,把周某捧成新一代网红。


 

1

人民网评:

争抢“不打工男”,这些公司病的不轻

 

 

对于此次舆论关注的焦点,人民网今天发出人民网评:争抢“不打工男”,这些公司病的不轻。

 

 

人民网评指出,在互联网语境中,周某“不可能打工”的“名言”被解构,道破了“人生的困境”。这种集体无意识的狂欢式解读,也让部分“唯流量论”的网红经济公司不管不顾何为公序良俗,迫不及待地要把他推上网红之位,收割一波流量,快速变现。

 

倒不是说刑满释放人员不能改过自新,获得新的人生转机,而是周某眼下这个被网红公司奉上的转机,透着机会主义式的虚无。这不像是人生的自新、精神的振作,相反更像是消费自己的历史,赋予违法犯罪的事实以娱乐化的意义。

 

复盘周某的经历,确实有些沉重:小学文化、无业,自称喜欢赌钱,没有钱之后就偷窃电动车,然后拿着赃款出入KTV、玩游戏机,也因此入狱四次。背负这样的人设,未来却有可能携着两三百万的签约合同,成为聚光灯投射的网红,刷新着各路热点热搜。

 

借用知乎网友的一句话来说:对于一个坏人,放下屠刀就能立地成佛。对于一个好人,想成佛你就得九九八十一难。如果“成佛”都可以走这样的捷径,岂不是人人都可以先把刀拿起来?

 

早在2018年,人民日报就曾发表文章:《不能让艺人从失德失信、违法违规的错误行为中出名获利》,文以载道,艺以修身。在中国文化传统中,文艺从来都不是仅供消遣娱乐的小事,而关乎移风易俗、修齐治平。

 

对于网红经济,同样关乎公序良俗,不能追求一时的流量而无视正确的价值观导向。

 

 

2

中国广告协会表态:

加强社会化营销自律促进健康发展

 

 

对于受到行业普遍关注的此次事件,中国广告协会发布了《中国广告协会关于加强社会化营销自律促进健康发展的声明》。

中国广告协会对某些网红经纪公司为“流量变现”而丧失道德底线、有悖社会主义价值观和良好风尚、损害社会化营销产业业态形象的行为表示反对。对于犯法已经受到法律惩罚,重新回归社会,开始正常生活的人,社会应该给予接纳包容,但不应以错误的世界观价值观为卖点,以此博眼球,引流量,实现所谓的商业变现。

 

中国广告协会倡议业态各类主体在运营中自觉弘扬真善美,抵制假丑恶,反对庸俗、低俗、媚俗,积极传播正能量,体现社会责任。

 

以短视频和电商直播为代表的的社会化营销已成为经济发展新业态,对促进消费扩容提质、形成强大国内市场起到了积极作用,但是在社会治理和规范发展方面也亟待加强。

 

社会化营销业态要素很大程度上体现了广告活动特征,带有强烈的广告活动属性,中国广告协会作为全国性的广告行业组织,关注社会化营销业态的发展,专门成立了社会化营销分会,积极推进行业自律。

 

在倡导营销活动坚持正确导向,坚守道德底线的同时,中国广告协会将积极参与对社会化营销活动全方位的社会治理,探索全面有效自律机制,进一步提供自律公共服务和引导各类市场主体自治,出台行业自律准则、倡议,建立多维度指数的行业发展质量评估标准,抵制“刷单”、刷量、刷评价等任何形式的数据造假,对损害消费者权益、虚假夸大等行为进行公开点评,公布网红经纪公司及“网红”红黑榜单,促进社会化营销业态的健康发展,服务诚信社会和精神文明建设。

 

 

3

周某最新回应:

改过自新,但不会为网红公司“打工”

 

 

4月19日晚,南宁兴宁警方在官方微博发布了一段视频。视频中,南宁市兴宁区政府工作人员送送周某回家乡。面对民警“后悔做过那些事(犯罪)吗”的提问,周某直言:后悔!最想做的是第一时间回家看一下父母,把失去的时间补偿回来。

 

 

4月19日,红星新闻也面对面采访了周某,周某一直很拒绝记者的镜头,对于网红之类的东西,他也说自己完全不懂。出来两天了,周某表示自己还没看过网上有关自己的表情包、海报、T恤图案,“手机都没有,我也没见过,搞不懂。”

 

对于会不会签约做直播,周某坚决回答说,不会签约网红直播,周某说,即使有这样的机会,他也不会签约,“签了合约就是别人的工人,没有自由了,什么都是别人说了算”。他又说,如果签了合约,对他来说也是一种“言而无信”,“之前我说过的嘛,不可能打工的。”

 

周某也不再觉得“看守所里面好多了”,他开始觉得家里比监狱好,“当然是家里面好;当时犯了错,哪里会懂?”“以前是觉得里面好玩。现在想想,父母亲年纪也大了,我想回家多陪一陪老人”。

 

对于重获自由,周某表示肯定要珍惜,“不会去偷车了”,“种点瓜,种点青菜,不去城市里闯社会了,待在家。”周某说,回家前,政府方面也和他说了,如果需要帮助可以提申请。

 

快节奏的网红营销不是不可以,只不过当它加诸一位刑满释放、重回社会的人员,还是应该慎之又慎。而且,周某本人并没有意愿让自己成为“网红”,并表态要该改过自新、好好生活了。

 

那么,这些违背公序良俗、过分追求流量的猎奇式营销炒作是不是也该消停一下了?